我昨天得知外婆的病情又惡化的時候,已經意外的不知該怎麼回答了

本來預計這兩天就出院的外婆,一下子突然血壓降到30,還打了強心劑

雖然把外婆從鬼門關拉了回來,但是聽媽說,外婆說下次不要救她了!

媽說外婆洗腎而插管的手已經開始潰爛,打針的手很痛,呼吸也很不順暢

本來洗腎就只是延續外婆的生命,但是外婆年紀很大了,隨時都會撐不住

一直以來做了最壞的打算,卻因為住院三星期要出院而以為情況好轉了!

當外婆說不要救她的時候,想起以前一位血液科的女醫生對媽說:

醫生是醫病,不是醫老!

又想到電影流氓醫生中,一個實習醫生對流氓醫生說的話: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情!

曾經想過醫生應該是能救的病人救盡量救,不過顯然老醫生和菜鳥醫生不同的地方是

尊重病人的選擇!這是菜鳥醫生比較放不下的地方吧!

會為了該不該救而陷入兩難,如果是我也無從選擇吧!

曾經以為穿著白袍的醫生是最神氣也最神聖的工作,曾經一直希望可以當醫生

卻在接觸過醫院這個地方、在這個地方工作過以後,明白一切不是所想的那麼簡單。

一切好像就靜待著結束,外婆可能隨時會回到上天的懷抱,而此時

我也對自己一直以來想從事臨床心理師的工作充滿了未知的變數,不知道會否考上

也不知道如果真正的拿到執照,可以做這份工作多久?或許在考上之前談這都還太早

一個尊重病人選擇的醫生不是無情,只是把生權的權利留給病人自己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伊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